2019冬 南九州台灣有個好萊塢

二〇一九年師走廿二日

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怎麼可以寫出壓迫感這麼重又這麼變態且真實的戲呢 好可怕
整個觀劇過程都在倒抽一口氣的恐怖情緒裡
每一個角色都有缺口 但全部都沒辦法扣在一起 非常糟糕的組合
這個戲的舞台設計簡單但空間感很好
布簾兼具投影效果 也可以營造出另一個房間或被遮擋的空間
隨處可拉開也增加了角色進出前後舞台位置的象徵可能性
再加上簡單的家具擺設與方位 很精簡的就準確營造出一個很合理的空間
音效的使用也是幫這個戲大加分的點
滴水聲 擦地板的聲音 規律的敲擊聲 尖銳的高頻 各種讓人焦躁不安的聲音
讓整個空間充滿不安定的感覺 彷彿隨時都有事情要發生
另外本劇還大量使用了字幕 非常冰冷 不帶感情的交代了一些底下的事情或角色的狀態
跟劇情中劍拔弩張的氣氛形成很強烈的對比 也加深了各種不協調感
劇情的部分是以睦久為中心 渴求母親的愛 期望得到他人的理解
母親因對於前夫多年前的外遇非常不諒解 甚至遷怒睦久
而能夠理解睦久的昭君選擇與睦久無血緣關係的弟弟康平結婚 因為他需要被照顧與安全感
康平則是因當過孤兒的緣故需要一個家的歸屬感 不惜奉承養母去換得家的感覺 甚至最後無視昭君與睦久的曖昧關係
睦久一開始真的生病了嗎 如果是的話每個人都有病
殺害母親才能得到無條件的擁抱 那最後承認自己有病的睦久真的有病嗎


islily at 01:02│Comments(0)│ │舞台表演 

コメントする

名前
 
  絵文字
 
 
2019冬 南九州台灣有個好萊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