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〇一八年弥生

二〇一八年弥生五日

Re/turn :If I Never Knew You

買票的時候妹妹查的消息是Déjà vu是大家最推薦第一次看的結局 但爆時間
後來為什麼買If I Never Knew You也不記得了 可能也是時間最可以的關係
我不喜歡在看戲之前攝取過多的資訊影響看戲的體驗
所以連"If I Never Knew You"這幾個字也沒好好讀過 反正就是一串英文這種程度<-
就這樣傻傻的去被虐 哈哈哈哈哈

因為這齣戲的推動手段是可以跳躍到心中缺憾的時間點的門把
所以這個時空跳躍的問題變得很重要(對我來說 設定要完整才會有說服力
但這齣戲的處理上是感性>理性的 劇中出現的現象通通不一致...
不論時序的話 劇中第一次看到門把的作用是Charles決定結婚後
他的現象是 拿到門把 通往門的道路亮起來 走進門裡 看到不明時間點的 自己的店和懷孕的白若唯
沒有提到他多久回到現在的時間點 或是他有沒有做了什麼
白媽媽則是 拿到門把 通往門的道路亮起來 走進門裡 到了八年後 看到自己的骨灰罈
身上帶著Charles寫給白若唯的信們 在白若唯家住了幾天(?? 好像沒有要回去的意思 也不擔心怎麼回去
白媽媽為什麼帶著幾年前收到的整疊信去拉薩 真是讓我在意到極點XD
雷奕梵 拿到門把 通往沒有門的道路亮起來 往那條路走 跟高中時候的自己共存 和當時的湯境澤說話
沒有提到他多久回到現在的時間點
結局的簡嫚菁 沒有提到門把跟走進門裡面這段 來到與Charles相遇的時間點 取代當時的自己
拒絕與Charles相識 沒有提到他多久回到現在的時間點
怎麼有的可以取代有的是共存呢 這我真的很在意啊...
很能理解說這樣做劇情才會美 要多順著感情走... 那實際上劇本在引導觀眾感情上的鋪陳也是蠻足的
所以我就有點像精神分裂一樣 雖然心中還在無限的吐槽 該哭的時候還是被逼哭惹
嗯... 也能夠理解設定漂亮的穿越劇不好做 但真心希望這部分能夠做得更好啊!
如果不技這樣的設定問題的話 這齣戲的完整度是很高的
如果之後謝盈萱有再參加演出的話我可能會再刷一次~
這次演白若唯的爆花也演得很好 但我也好想體驗什麼叫謝盈萱一哭就會跟著哭啊!!

來講講各條線的劇情和啟發(?
Charles 白若唯 簡嫚菁 穿越時空的三角關係
我一直覺得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最美 因為遺憾 時間會讓這樣的印象不停的被美化 但實際上呢?
一般的故事會聚焦在過去轟轟烈烈的愛情如果重來是否有機會圓滿 而這樣的題材也比較有話題性
但過去的感情拿到現在的時間點去跟現在的感情比較 一定還是比較美好嗎
人會成長 時空環境會改變 如果把夢拿到現實 夢就會破碎了吧?
那現實在童話故事裡只能當作附屬品嗎 誰來關心現在的人的心情呢
劇本給簡嫚菁很多的機會去讓大家認識他的個性 像從跟隔壁線的湯境澤 雷奕梵互動 還有他自己的自白
他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比較奉獻性格的人 這樣的設定在If I Never Knew You裡的表現完全合理 心碎一地
是要怎麼樣才會甘心連一切可能性都放棄 是保護平行世界的自己或是成全都好
人生最好的設定就是不能夠重來吧 因為重來就代表否定了那個時間點以後的每一件事情
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可能是一件美好事情的前奏 生命就是每一次的蝴蝶振翅的氣流累積
如果有了修正的力量或是能窺視平行世界 那人際關係都會毀滅吧
就像簡嫚菁必定對Charles的過去產生疙瘩 因為那可能不只是過去了 不管怎樣都不會有快樂結局
所以我覺得這個結局蠻好的 最喜歡被虐了orz

湯境澤 雷奕梵 彌補過去的懊悔
這條線在我看的結局裡並沒有完全被收束
雷奕梵的問題在於他對於年輕不懂事造成友情的傷害存在心結
那他回到過去對小湯境澤的勉勵究竟對湯境澤有什麼幫助呢?
湯境澤的問題無法解決 現狀不會改變 他未來還是有很多磨難 就算他能夠正視自己的性向
那唯一解套的只有雷奕梵...所以我很好奇Déjà vu會怎麼寫
也覺得Déjà vu對我來說風險可能會很高... 因為這一題太難解了 如果弄得太簡單就會無法接受吧

白媽媽與趙叔 對我來說可能都爹摸意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第一次看看到的是他們的結局我可能會覺得欸欸欸欸欸(?
白若唯去倫敦後有一段劇情在講白媽媽安排Charles去接機還有投資的事情
還有趙叔在倫敦接應白若唯的劇情 是代表趙叔了解白媽媽穿越的事情嗎?
後來有一個過場是他們挽著手離開 是代表在白媽媽死後 終究可以坦率的在感情上自由了嗎?
不這樣自我解釋的話我不明白這裡的時序概念啊!
不過整體來說 這齣戲的時序應該有點問題
但只感受劇情的話是可以不計較這個哈哈 我的大腦真的是很認真的在運轉呢orz

跟主線都無關的Wasir 我好喜歡蔡柏璋的演出啊!!
有點三八的那個感覺 不論是肢體動作或是講話的方式都很棒 現場演唱的部分也超棒的!!!
最喜歡的插入曲是Unusual Way 他的嗓音好溫暖好治癒

再來說劇情以外的部分
讓我覺得最亮眼的是服裝設計 包含換場的部分
白若唯第一次穿上結婚禮服就覺得那禮服的設計很有趣
在白紗換喪服的時候 伴娘們一起變換也很好看! 而且伴娘的黑裙超萬用 後面也一直有出現
(是說白若唯喪服的小外套到底從哪裡變出來的?
然後是湯境澤的一般衣服換結婚用的西裝 把套頭毛衣脫掉之流暢 讓我印象超深刻XD
印象第二深刻的是居然真的換褲子了(欸
剛說到換喪服就要提一下喪禮的時候大家把脫下來的白衣服放進有乾冰的地上的那個洞裡
我一直覺得那個洞就是象徵棺木 大概是獻花的動作之類的那種意象
接著趙叔就端著罈子出來害我糾結了一下 怎麼會在這裡XD

最後想抱怨一下城市舞台的座位
我的位子是二樓第二排中間 理應是還不錯的位子才是
但城市舞台的座位居然是對齊的.........
我前面的人坐得很高 而且還常常前傾 我只好往扶手的地方求生存 還好旁邊坐的是女生...
看樓下的位置 除了中間區以外 都是對齊的 怎麼會這樣...

islily at 13:05|PermalinkComments(0)│ │舞台表演 

二〇一八年弥生朔日

大佛普拉斯

這部電影非常的有意思
導演當旁白一直講一些543 連演員名字跟配樂大要都交代
用黑白片的方式表現 但故意給粉紅色的機車上色 然後行車紀錄器都是彩色的
還有各種黑色幽默與有點接近鬼片的結局
他不是很工整的那種想像得到的電影規格 是看導演自由奔放的用他的方式在說一個故事
在肚臍和菜脯不小心在行車紀錄器目睹啟文的行凶過程後
有一瞬間我想的是該如何把影片交給警方 或是留一份自保
但他們並沒有這麼做 他們是很害怕 很慌張 想尋求宗教的力量讓自己心安
我才發現這就是一個決定性的差異吧
在我的生活環境中也許法律還能解決一些問題 還有一點信賴度
或許是人生的歷程中還沒有遇到什麼事情 還能夠有點天真地去相信一些事情
可是他們沒有辦法
這時候我才真的體認到這個距離 該說是有點慚愧嗎...
就算字面上的了解貧富差距或是社會底層有一些狀況 就算偶爾接觸一些關懷社會的新聞

另外 在肚臍死後 菜脯去肚臍的家晃了一圈 看著飛碟屋裡的擺設覺得自己跟肚臍很陌生
這段劇情不知道為什麼讓我很有感觸
不論有沒有錢 其實劇中每個角色都很寂寞啊...
好難寫出什麼有建設性的心得 總歸就是一句人生啊~



islily at 15:51|PermalinkComments(0)│ │電影